莱特莱德广州水处理设备公司欢迎您!
技术引领未来净水源头从这里开始

Technology to lead the future, the source of clean water from here
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动态 > 行业新闻>生难题是污水横流而无人治理

相关技术资料/Technical information

生难题是污水横流而无人治理

2012-02-10 22:27:06

生难题是污水横流而无人治理

今年春节期间,我省部分农村“垃圾围村”触目惊心的现状被媒体曝光。而在深圳,记者调查发现,经过多年城市化改造,以及环卫投入不断加强,并未出现类似“垃圾围村”的现象。

据深圳市环境卫生管理处负责人介绍,目前深圳市的垃圾处理难题,主要集中于部分城中村,由于这些地区流动人口数量大,经费筹措困难,加上居民卫生习惯尚未养成,卫生状况堪忧。记者在部分城中村调查发现,虽然多数城中村经过大运前的整治过后,卫生状况有所改观,但还是存在大量的卫生死角。
南山区白石洲:
“没有垃圾桶 扔垃圾要走很远”

住在上白石已经一年多的李先生,时常为倒垃圾的事心烦,他告诉记者,他每次扔垃圾,都要提着垃圾袋走很远,十分不方便。

记者走访白石洲片区后发现,除了沙河小学门口有一个垃圾桶,整个片区,无论是主干道上还是住宅楼下、商店门口,都看不到垃圾桶的踪迹。那么,居民的生活垃圾平时往哪里倾倒呢?

从白石洲地铁B入口处走几百米在沙河医院右转几百米后,就是白石洲社区的主干道。在一处上坡处,摆放着几个垃圾车,李先生说,“这就是这里的垃圾场了,现在它已经成为这里的地标性建筑了”。

几位接受采访的居民告诉记者,虽然垃圾堆每天都有人清理,但是这个地方还是经常会散发出各种味道,尤其是天热之后,就会发出阵阵恶臭,“整个社区的垃圾差不多都往这里堆,清理得再快也不行,总会有味道的”。李先生说道。

事实上,虽然摆放着垃圾车,但是很多时候,居民就直接把垃圾扔在路边。“垃圾车太少。而且有时候工人来不及清理,我们就只能把垃圾扔在路边了。后来很多人就养成习惯了,不管垃圾车空没空,都直接往路边堆。”一位附近店铺的老板向记者表示。

布吉街道长龙社区、新三村
基建设施落后 清理“治标不治本”
在龙岗区布吉街道长龙社区,居民反映,他们这里的卫生难题是污水横流而无人治理
记者在长龙二区看到,不少居民楼排污管道的出口直接通往路面。墨绿色的污水沿着巷子两旁流淌,遇到洼地就会形成水坑。市政路及巷子中央的下水道窨井盖上,覆盖了一层米饭,生活废水沿着长龙路流淌,形成了一条三米宽、百米长的“湿地”。

“夏天的时候味道特别大,这里的化粪池经常堵塞,路上流淌着的脏水,让人头疼”,居民李先生说。

在长龙社区旁边的新三村,随意排污状况更为明显。在主干道布李路上,有大大小小的菜摊、杂货店,不时可以看到有店主随手把废水倒在路边,污水让整个路面泥泞不堪,也给清扫带来了相当大的难度。

记者从新三村管理处了解到,目前这一片区排水系统很多已经失效,几年前铺设的管网设施,已经过了保质期,早已堵塞不能使用,管理处主任蒋丛泽表示,这一问题几乎是城中村的通病,必须重新规划管线,并更换部分设施。

在新三村记者还发现,这里的道路较窄,十分拥挤,日均三次清洁,效率相对较低。以新三村主干道布李路为例,这里聚集了百余家大大小小的店铺,人流量本来就很大,再加上占道经营现场也比较普遍,清洁工人根本没法做清理。

“拥挤的时候清洁车都很难进去,清扫的时候又怕碰到路上的人,所以工人只能在清晨、午后和夜晚时见缝插针地工作,清洁的频率也受到限制。”蒋丛泽说,道路较窄是历史遗留问题,影响到方方面面,“有时想多放几个垃圾桶,都腾不出空间。”


人口流动性大 资金难到位
深圳的生活垃圾如何处理?化解城中村“脏乱差”的制肘在哪?据深圳市环境卫生管理处办公室主任周技强介绍,目前深圳市推行的是垃圾存量处理,采用焚烧和填埋两种方式并行。街道和小区里的生活垃圾,先是经过清洁工人打扫,就近运送到垃圾转运站。在转运站,垃圾经过打包处理之后,再被送至焚烧厂或者填埋场。

据了解,目前深圳一共已经建成7个垃圾焚烧厂和2个大型填埋场,在这些地方,垃圾会被进行无害化处理。周技强说,城中村的卫生资源配置,是根据当地人口数量、密度等情况,按照不同类别、面积大小,安排相应的设施和人手。

“目前深圳市从事垃圾清理的员工已经超过10万人,在人力资源配备上,不存在困难。”周技强表示,不管是在新社区还是在城中村做清理,他们都能够保证“垃圾不过夜”,所以不会出现“垃圾围村”现象。但是由于城中村人口流动性大,管理存在漏洞,日常保洁仍是很大的难题。

“城中村里的流动人口,随意摆卖现象大量存在。很多务工者,一时难以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,随意乱丢垃圾,也是造成城中村卫生死角的重要因素。”周技强说。

在采访中,记者还了解到,不少城中村的卫生经费也显得捉襟见肘。由于这笔经费主要靠财政拨款和向居民征收卫生费,特别是后者,在征收的时候总是困难重重。新三村管理处主任蒋丛泽说,“城中村住的大多数是租客,可能这个月还住着,下个月人就走了,人走了之后,你也不知道该找谁去收费,况且卫生费本身就是杯水车薪”。

他还表示,自从去年5月份起,政府每月划拨一笔专项经费,用于城中村卫生整治,检查的力度也有所加强,那时环境状况立马改观,可是不久,就又开始反弹了。他希望政府能多给予一些财政补贴,同时也要加强城中村基建设施改造,形成长期有效的管理机制。

精品推荐文章

大明湖污水管线继续污染大明湖

经典工程案例

提交时间: